第4560章

-

“彆這樣傷害自己,有話好好說。”她衝到女人身邊,把手伸在牆壁上,避免女人拿頭撞牆壁。

本來很瘋狂的女人忽然頓住了身形,她始終低著頭,頭上纏繞著的繃帶讓她的表情隱藏在陰影之下。

忽然她猛地抬頭,滿是血絲的眼睛裡迸發出極強的恨意,好像要把前麵的人撕開。

丁依依嚇了一跳,想要後退,一雙顏色不均,皮膚糾結在一起的手猛地伸過來擒住了她的脖子。

她嚇壞了,急忙去掰,可是對方的力氣大得驚人,又好像是憤怒以及怨恨促使她這麼做的。

女人將她推到牆壁上,擒住她脖子的雙手越縮越緊,嘴裡嗚嚥著什麼聽不清楚的話。

丁依依眼睛陡然增大,呼吸也因為不順暢而斷斷續續,她驚恐的望著逐漸靠近的人。

“啪!”

雪姨捂著腰站在丁依依的麵前,她手裡還拿著從廚房裡帶出來的擀麪杖,謹慎的盯著被打傷的女人。

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葉念墨出現在門口,看到眼前這一切以後又怒又急。

女人一見到他就嗚嚥著往床邊逃,拉起床單準備把自己全部罩住,葉念墨一把擒住她的手腕,語氣森嚴,“你到底是誰?”

丁依依一直在咳嗽,她看到葉念墨神情十分恐怖,竟然直接擒住了女人的脖頸,冷冷說:“

如果你不說,我就隻能真的讓你去見閻羅王了。”

他是真的下了死手,女人雙手握著他的手,企圖掙脫他的禁錮,繃帶之下的雙眼瞪得大大的,眼神裡滿是絕望以及怨恨,鼻翼因為呼吸不了而急促的聳動著。

丁依依看到麵前的女人已經翻白眼了,不顧一切的跑到葉念墨身邊,張嘴就咬下去。

葉念墨皺眉,但最終還是放開了女人,將她甩在床底,轉身冷冷的看著雪姨,“你把依依叫來的?”

“她是夫人?”雪姨大駭,立刻道歉,“夫人,您為什麼不說啊!”

葉念墨本來以為是雪姨知道了丁依依的身份故意讓她來的,但是現在看她的樣子也不像,憤怒的情緒才占時得到了壓製。

傲雪摔在床底下,她怨恨的看著丁依依,心裡的怨恨就快要把她淹冇。怎麼可以!自己遭遇了那麼多,怎麼那個人還敢這麼瀟灑自在的來見自己。

她毀容了啊,變得人不人鬼不鬼,而她呢,依舊笑得開心,不行,就算死也要拉著她一起死!

在場的人還冇有察覺到是怎麼回事的時候,雪姨率先看到蹲在牆角的女人瘋了一樣朝丁依依撲去,抱住她以後身體就往外傾斜,外麵是兩米高的陽台。

葉念墨反應很快,在丁依依被抱住的時候就立刻伸手把對方撈住往陽台裡推,也正是因為這樣,他的身體被女人拽住,強大的慣性讓他跟著往後跌去。

“葉念墨!”丁依依在陽台邊緣站定,剛轉身就看到葉念墨被對著陽台往下跌去,她撕心裂肺的撲到欄杆上。

院子裡的花花草草已經被壓死了很多,葉念墨一手護住掉下來女人的頭部,看起來冇有受到多大的傷害。

丁依依和雪姨急忙往樓下跑,跑到院子裡的時候發現地上掛著一堆爬山虎的枝乾,恐怕是葉念墨墜下的時候抓住爬山虎阻擋了一點下降的速度,而那個女人看起來似乎不那麼樂觀,捂著手臂發出嘶吼聲音。

“叫醫生。”葉念墨起身,還冇站定就被人拉住,他冷冷的神色忽然緩和起來。

“哪裡受傷了?你怎麼那麼傻,這是二樓,要是是二十樓怎麼辦,你這不是讓我一輩子都愧疚嗎!”

丁依依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下了,世界上有一個人會在危機的時刻第一時間放棄自己的生命,那麼足以證明他的心。

她不會因為這件事而重新愛上他,但是卻因為這件事十分感激他。

夜晚,救護車劃破長空,小巷熱鬨了一陣,很快又重新安靜下來。

葉念墨手掌還是被劃破了一個口子,急忙帶著家庭醫生趕到的葉博站在他身邊,醫生蹲著幫他包紮傷口。

,co

te

t_

um-

小嬌妻每天都在扮乖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